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施诺童什么都不会(三)

(三)
施诺童下意识想说些什么,刚吸了半口气却又忍住了没说。如鲠在喉。风扇的嗡嗡声好似加重了。施诺童看着孙互,后者直盯盯地看着他,似乎也有话说。
“你想说什么?”结果还是孙互先开了口。
施诺童短暂地恍了一下眼神,笑道:“没什么。我知道不行的。”
气氛恍惚间孙互已经拿起施诺童放在茶几上的烟端详了起来。施诺童知道他只是无事可做,那烟他决计不抽的,太差劲,小卖部随手拿的一盒。果不其然,孙互有点轻蔑地笑了一下。
施诺童抓紧说:“那我这次参与哪个部分?”
孙互眯眼看他:“知道为什么不让你退出?”孙互放下那根没用的烟,倚靠在沙发上:“因为你太厉害了?”
施诺童没说话,盯着地板,他知道这不是问句。果然孙互就自己说下去了:“不仅如此。你心里也清楚,前一阵我们空缺出来的那个至关重要的位置,你做特别合适,合适极了。”
施诺童点头苦笑:“谁让我手快呢。”
孙互认同似的点了点头,接着说:“所以别忘了你的优势。好好干,你会比别人出头早得多。”
孙互起身要走,施诺童不想送,孙互也不介意,只拖沓着趿拉板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回头说:“对了,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施诺童笑,“当然办好了。”
我早就知道我出不来的。

孙互走到楼下时,下意识想要回头往上看看,却只瞧见青灰色的楼体,和几十张眼睛一样空洞的窗口。施诺童当然不会探头出来,他答应孙互要做的准备的确早就做好了,但当时还是抱了侥幸心理,一些细节没仔细考虑。现在自己不得不亲自上阵,施诺童抓紧去修缮细节了。
孙互走出小区上了公交车。傍晚的公交挤成一团,孙互有点头晕似的,直说借过然后往开着窗户的那边钻,几番努力最后终于在窗口站定。
对,就是他。孙互暗想,然后不被察觉地按下了兜里的快门。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