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施诺童什么都不会(二)

施诺童什么都不会(二)
Words by 染兀弥
门在这个时候被敲响,施诺童眼神一怔,摇摇晃晃站起了身子。
小巴已经打翻了垃圾桶,碎纸屑撒了满地。施诺童只好朝门外喊到:“稍等一下。”然后绕过沙发,在盆栽旁边蹲下,把碎纸屑一把把地抓回垃圾桶里,起身之前用盆栽后边的扫帚把敲了一下小巴的头。小巴呜呜地退后,找了块空地趴下了。
“行了没有?”门外的声音不耐地响起。
施诺童起身的时候有点头晕,于是他闭着眼慢慢靠近门口,手覆上门把的时候才睁开来。
打开门,果然是他。来人名叫孙互,是施诺童的高中同学,现在两人一起合作生意。脚还没踏进门框,孙互就问了:“事办好了吗?”
施诺童没回答,只说:“先进门再说吧。”
孙互坐在沙发上,自然地往茶几上施诺童喝了半杯的茶盏里续了水,咕咚两口喝下了肚。施诺童从房间里翻翻找找,不一会儿就拿了几张纸出来了。
“你看看吧,有照片有介绍。”施诺童把纸递给孙互,孙互斜靠着沙发,一张一张看了起来。
施诺童也不坐下,倚着门框站着。他看着孙互有点漫不经心地翻看那几页纸,自己的心忽然又慌了起来。
不应该的,我已经说服自己了。施诺童心想。然而当孙互又翻过一页去,施诺童心里更加难受了。他忍不住开了口:“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停下来?”
没有一秒钟的停顿,孙互把纸往茶几上一甩,短促地笑了一下:“你是觉得我有病吧?”
施诺童低下头不说话了,两秒后却又忍不住开口:“咱俩好多年的交情,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的……你相信我,就让我退出吧,好吗?”
孙互斜着眼看他:“哪怕一分钱都不给你?”
施诺童眼睛登时亮了一下,抬头说:“可以可以。”
孙互又笑:“那也没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