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施诺童什么都不会(一)

施诺童什么都不会(一)
words by 染兀弥
他抓抓小巴的爪子,觉得手感很好,就蹭蹭,再蹭蹭。小巴不想被强迫着用后腿直立,呜呜一声要把爪子抽回来。小巴成功了,施诺童再没有可以抓握的东西,就顺其自然地瘫在沙发上。
风扇摇着头。
施诺童想,还有什么该做的呢。他不知道,不过先去仔仔细细地洗了手,然后回到客厅重新瘫倒。
盛夏的蝉鸣声本是最可忽略不计的背景音,风扇的嗡嗡却成了蝉鸣最好的加持,二者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施诺童很享受,又有点糟心。
是还有一些事该做却忘了做吧。他直起后背,眼神重新聚了焦,颤颤巍巍夹出了上衣口袋里珍藏很久的烟,在沙发缝里摸出了火机,把火调到中等偏大。然后他把火机跟烟一块凑到眼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猛的点燃了它。
火苗呼地窜出来,卷烟纸快速燃烧炭化,烟丝发出一瞬间的红光,一小缕轻烟冒出。
施诺童眼前一热,但他没有反应。生硬地将烟和火机交换了左右手,才把烟叼到嘴里去。
我干什么呢?他心想。我又不抽烟。
不抽烟但照葫芦画瓢还是可以的,他想迅速结束这件令自己尴尬的事情,就接连几次深吸,烟气的香都顺着气管灌进肚子里。小巴滴溜圆的黑眼睛被吐出来的奇幻烟雾吸引,小声地叫唤了两下。
很快,手指就感受到了热度。施诺童适可而止,在左手臂上捻灭了烟头,将它远远地弹出去,正中盆栽旁边的垃圾桶。小巴兴奋地汪了一下,快速地冲过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