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原著风黑花】十年又一年 第二章(下)



那人抬起头来,他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他绝对想不到会再出现的人。

解连环。

这个早在十一年前就死了的男人。这个本该替解雨臣撑起解家却因“死亡”而逃掉责任的男人。这个曾经带着四岁的解语花到二月红门下拜师的男人。

他居然出现了。

解语花感觉有点站立不稳,但左手居然下意识地松开了匕首。是的,他慌了。这种感觉好久没有过了。

忽的窗外一声炸雷。解连环站起来,看着解语花不说话。两人沉默几秒,解连环走向了解语花。

他确实活着。解语花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老了很多,他这十一年来一直活着。可是没有回到解家,而是把这个烂摊子留给了他。

“雨臣,都长那么大了。”解连环低头看他,举起手想摸摸他头顶,但还是放下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雨臣你是理智的孩子。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解语花觉得,有事情不对、他不是很顺从的人,他习惯占先机。于是他先开口道:“你的意思是你是解连环?”

“你当然可以怀疑我不是。”解连环苦笑着摇头,“雨臣,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不好。”

解语花不易察觉地呼吸失了一拍。他不能不承认,现在的他很慌张。

“你当然可以怀疑我不是。”解连环苦笑着摇头,“雨臣,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不好。”

解语花不易察觉地呼吸失了一拍。他不能不承认,现在的他很慌张。

解连环叹了口气,默默掏出烟来点上,还递给解语花一根。

解语花不冷不热地说:“叔你难道忘了我是唱戏的?”

解连环尴尬地顿住手,把烟收起来,嘴里的那根在窗外一片漆黑的雷雨天气的陪衬下明明灭灭。他年纪也就三十七八,却看着格外沧桑。

这会儿的解语花才十七,却迅速地平定了心绪,他觉得解连环突然出现一定是事出有因,便在缭绕的烟雾中笑了:“叔你坐吧,我听你说。”他其实在看到解连环第一眼的时候就能确定的确是真人了,解语花从小学易容,只要不是戴了几十年摘不下来的面具之外,他都能从细节处直接看出。

“那好吧,”解连环笑了一下,“关于霍家要你下的这个斗,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些十一年前关于霍玲关于考古队的一些事。我本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转告你,但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怕你不信,所以只得潜进来。”

解连环走后,解语花才敢皱起眉头。他把所有的事情列成一张表,然后琢磨了一下。解连环的意思是不让他亲自去,但是自己如果不去就等于背了霍仙姑的意思,黑瞎子也说不定会出尔反尔。自己其实是无所谓的,他自己的命运是和解家绑在一起的,他个人的想法必须权衡到解家的利益。这件事如果没有霍仙姑的威胁,对于解家根本没有意义。这样一来,一比二,自己是得去的,解家还摆脱不了霍家。

这一点违背了解连环的想法,那接下来他告诫自己的事情自己就必须要记牢了。

中午去霍家时,霍仙姑只说她发现霍玲被人调了包,并不知道真正的霍玲在哪里怎么样。刚才解连环却告诉他,不仅霍玲,一整个考古队都被人调了包,可后来霍玲和另一个叫陈文锦的姑娘又混入了调包后的考古队。后来两人因为身体上的一些异样,回到了格尔木的一个疗养院。

解连环说,他们考古队的人,谁都逃不掉那个下场,只是后来吴三省去了另一个斗找出了解药,他两人才免除了尸变的下场。

那两个女人回到格尔木,正是因为尸变,她们发觉自己不会老了,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像海洋动物,潮湿阴冷,身上偶尔会有禁婆香。解连环说,这些事,霍仙姑只知道一部分,她知道尸变的事,所以要解家夹喇嘛,去下一个有缓解尸变的玉脉的斗。这个斗虽然小,但也是汪藏海的作品,以机关玄妙而著称。

汪藏海解语花是知道的,他和汪家也打过交道,这家人和张家是为敌的,但很不巧解放后两家都没落了。

解语花听完这些觉得有点不真实,很多细节解连环都没有说。当一个人故意回避细节的时候,说明他的话有问题。当一个人的话细节过多的时候,说明他的话也有问题。解连环的话,就像一个故事的大纲,太笼统,正常人说话不会是这种节奏。而且过于有条不紊了,叙述一件复杂的事,就算打好腹稿,也不会时间轴这么清晰,不重不漏的。

解语花知道,他有事骗了他,或者有事没告诉他。算了,怎么能指望一个把解家丢给孩子的人,解语花揉揉太阳穴,这一天他过得好累。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