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黑羽快斗无cp同人】不过一场荼蘼(part 2)

这一部分情节可能有部分亲觉得眼熟,因为当时刚看了妖舟大大的《入狱》,然后深受其影响,监狱文之前也没写过,所以剧情上可能有那么一点相似吧?但毕竟不是耽美,这一段的侧重点也和《入狱》不同,所以说还是不一样的。



<5>

终于看见了,众多的囚犯。也听见了,那些惨叫和呻吟。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的脚底发麻,他余光发现有很多饥渴的眼睛盯着自己,有人发出轻佻的口哨,还有人用手砸着栏杆满目凶光。这里的人真是,各式各样……

 

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肤色和语言,有不同的身形和相貌,却都是罪大恶极的垃圾。

 

自己住的这一层,好像是比较高级的。警戒比其他楼层都强的多,关押的人也都看上去强多了……哦,天哪,自己以后的日子。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会有多惨。

 

被扔进一间朝北的阴冷房子里,接着囚服也被扔了进来,自己也被打开了手铐脚镣。

 

第一时间穿上囚服,虽然材料很次磨得皮肤疼,但至少在待会挨拳头的时候能起一丁点作用。

 

哦,Fish。自己上铺有个人高马大的白人爬了下来。是个黄种人,哦我不会对有色人种感兴趣的,给你了乔治!

 

但是白人仍然朝自己走过来,嘴里喋喋不休,长得还挺漂亮的,便宜你了乔治!

 

乔治是个黄种人,但是体格比自己结实很多,长得一副凶狠样,他听了白人的话打量了自己一眼,吹了声口哨。

 

白人荡笑着,脚步蹭着地面走过来,把右手按在自己左肩上,说,Fish,我叫米歇尔。

 

靠,又是米歇尔,自己和这个名字犯冲是么……

 

喂,知道吗,我是这间的老大。米歇尔斜着眼睛看他,突如其来一拳打在黑羽快斗胸口。

 

黑羽快斗咳嗽着弯下腰去,瞬间又被米歇尔扳起来,米歇尔说,你叫什么?

 

黑羽快斗。他咽下嘴里的血,说。

 

哦,好吧。米歇尔说,那就叫你蒂姆吧。

 

黑羽快斗没说话,脸上又不能表现出强硬也不能表现出软弱,于是就低着头没有表情。

 

好了,蒂姆。米歇尔说。我来教你第一课。

 

其他床上的人都下来围在身边。黑羽快斗预感不好。

 

混乱中有人直戳他的锁骨下方,也有人踹他的头,有人踩他的腿。他觉得不妙。

<6>

一场仗打下来,黑羽快斗在六个人的屋子里排第四。老大还是米歇尔,第二是乔治,第三是个大叔叫格林,第五是个黑人小孩,第六看上去营养不良。

 

黑羽快斗现在趴在床上,囚服被撕扯烂了,露出皮肤他也不管了,现在他浑身疼得不想动。

 

格林看见哼笑一声,悄声说,你最好别摆出这么诱惑的姿势,这里的人可有的是弯的。

 

黑羽快斗一听迅速裹上被子,却听见上铺的米歇尔说,格林你可别坏乔治的好事。

 

靠,我怎么记得,米歇尔说把自己给乔治了。黑羽快斗心里发寒,他有点害怕。

 

黑人小孩说,乔治大哥,等会你还是轻点,我觉得他是第一次,而且肚子上还有刀伤,别玩死了。呃……虽然从未见你上过谁……

 

你先担心自己吧格雷。米歇尔翻身跳下床扑在格雷身上。你的肤色让我很想SM你。

 

事实上他经常这么做。乔治说。

 

黑羽快斗整个人缩进被子里,不一会就听见格雷的床上开始晃悠,格雷也开始浪叫,米歇尔咆哮着骂一些脏话,格雷一会儿又痛的大叫,整个囚室里逐渐充满啪啪的交合声和淫靡的水声,还有格雷的浪叫和米歇尔粗重的喘息。

 

黑羽快斗心里害怕极了,从来,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从来没有。

 

可现实情况是,米歇尔和格雷的动静太大,弄得有人心里痒痒。格林嘿嘿一乐自言自语地说,我也不是直的。然后就扑向了营养不良的小孩。

 

黑羽快斗怕着怕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很好,这一夜是安全的。

 

第二天早上黑羽快斗又见识了食堂,在人群里端着盘子缓慢的前进。最终又端回一些看样子不太很健康的面包和一碗清汤。

 

很好,已经不错了。黑羽快斗对自己说,默默和自己屋的人坐在一起。

 

格雷还要喂米歇尔,喂了一会儿,两人居然有更大胆的举动。

 

米歇尔脱了裤子,对格雷说,你坐上来,自己动。

 

然后格雷就照办了,边做边喂米歇尔吃东西,最后米歇尔咬破格雷的嘴喝血。

 

黑羽快斗的手颤抖了一下。低头默默吃饭。

<7>

乔治只是个暴力狂,谢天谢地,他信安拉。黑羽快斗在心里感谢上苍。

 

感谢上苍没有让别人夺走自己最后一丝骄傲,感谢上苍让自己在黑夜惊醒的某个模糊的瞬间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少年,感谢上苍让自己还有在未来面对他们的尊严。

 

黑羽快斗在黑夜里小心翼翼地呼吸,他看着窗外洁净的天幕,觉得自己很幸运。

 

很幸运,现在的自己安于现状。现在的自己在这间囚室里排第四,没有人想要侵犯他,这就很好了对吧?

 

为什么排第四呢?某天夜里黑羽快斗突然摸到身上的伤口。就着这个问题一道道地数着伤痕。发现在那次事件里,自己零零星星中了四枪,其他的灼伤和利器伤暂不论,自己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就这副身体,你不排第四排第几啊。黑羽快斗嗤笑自己。

 

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星期,突然有狱警把自己押出来,说,有人探监。

 

有人探监?他在心里过名单,中森青子已经昏在医院里很久了,工藤新一他们根本没办法出远门,寺井或者叫米歇尔没立场来看自己,还有谁?

 

别人都不可能了,在别人眼里自己是耻辱,而且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在这个肮脏的监狱。

 

是谁呢。他跟着狱警拖沓着脚步走,突然意识到如果是熟人的话,岂不是让他看了自己的笑话。他低头看自己一眼,囚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各种不明液体的痕迹,身上还算是干净些,但是打眼一瞧满身青紫,视觉效果一定很差劲。

 

无所谓了,这幅熊样。自己都不在乎了。

 

可是自己内心又何尝不是曾经那副模样?

 

黑羽快斗前几天办了件蠢事。隔壁囚室有个比乔治还暴力的暴力狂,有一天隔壁囚室又进去了一个新人,和黑羽快斗差不多大,也都是刚刚成年,只不过是个黑人小孩。

 

所以黑羽快斗知道,那黑人小孩肯定会被修理的很惨,隔壁的暴力狂喜欢见血。

 

不仅暴力还变态。结果就是当天晚上黑羽快斗和其他囚室的人都听见新人的惨叫。

 

惨叫的惨烈程度有点超出黑羽快斗的想象,隔壁的暴力狂居然私藏金属器具,那新人一定是开膛破肚,要不然怎么会叫得这么惨。黑羽快斗实在听不下去,犹豫了几秒钟试着用了好久没用的变声,粗着嗓子用纯正的美国嗓吼道。隔壁的,我XXX能不能小点声啊,老子还想睡觉呢!别把人家新来的揍得那么惨,小心打死了。

 

<8>

隔壁没声音了,黑羽快斗敏锐的听觉告诉自己那人只是低低地骂了几句确实没再打人,就安心下来想睡觉。没想到刚才的声音惊动了米歇尔和乔治,格林也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

 

你们的眼神像在看外星人。黑羽快斗内心道。

 

你小子,刚才的声音怎么回事?格林问。

 

没什么。黑羽快斗试图蒙混过关。

 

你他妈居然会变声。米歇尔跳下床掐住黑羽快斗的脖子。你的嗓子是什么构造。

 

好,又是帮了别人害了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一仗去打。乔治已经狠狠地打上自己的肚子。

 

想什么呢!狱警吼道。赶紧走,探完监赶紧回去!

 

黑羽快斗心里叹了一口气。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走进探监室,觉得好久不见如此明亮干净的地方,黑羽快斗气色恢复许多。抬眼看见的人让他愣在原地。来探监的人并没有看见他走进来。

 

也看不见了。白马探已经失明了不是吗。

 

黑羽快斗直到坐下来,都不敢相信。居然是他来看他。在那件事情之后,他不应该恨自己吗?

 

如果不是自己,白马探也不会加入调查黑衣组织,也不会成为组织的报复对象,也不会在那个阴谋中和他们一起成为众矢之的,成为整个国家的耻辱,也不会失去视力。

 

黑羽快斗?白马探坐在玻璃另一边,举着电话,眼神空洞,但嘴角的笑意惊艳了快斗。

 

他还能笑出来。黑羽快斗内心很讶异。忘了说话。

 

黑羽?白马探试探道。你在听吗?我这次来看你,哦不,这次来探监,哦对不起,我这次……我这次来,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不是什么坏事吧?黑羽快斗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干涩,不由得苦笑道,我可经不起打击了,你快说吧。

 

你现在还经不起什么打击。白马探的眼睛对着自己这个方向,但是瞳孔是昏暗的。再坏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了,这都算不上雪上加霜了对吧。

 

是啊,分析得一针见血。黑羽快斗微笑,突然想起对方看不到,第一反应竟是有点开心。

 

自己这副落魄的糟糕样幸好他没看见,他现在只记得曾经那个白衣胜雪的怪盗了。真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