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黑羽快斗无cp同人】不过一场荼蘼(part 1)

其实这是两年前写的了,在别的地方也发过……不过就是想充实一下自己的lofter,都长草了……感觉在lofter上写《柯南》同人的应该不多吧,不过谁叫黑羽快斗做了我八年的大本命呢。

虐,be中的he,有原创人物,无cp,有私设,有监狱情节。

两年前写的,为了虐可能有一丝矫情,见谅。

 

 

<0>
末路之美。

 

<1>
外头下雨了,淅淅沥沥的。他坐在门口抬头看落地窗,雨滴擦过玻璃滑下一道道嘶哑的竖线,不舍却茕茕地掉下去——摔碎在遥远的地面上。

他觉得自己和那些死去的雨滴一样,摔碎了。

几分钟之前米歇尔告诉他,要想让她活下来,需要手艺精良的大夫和一台完美的手术,这两样的前提是钱,很多很多钱。

他问,多少钱。

米歇尔想了一下,打了个比方说,就好比,怪盗基德偷的任意一件珠宝的价格。

他没来由地笑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把酒瓶砸在了米歇尔的头上。

谢谢你,米歇尔。他伤心地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米歇尔,说。谢谢你骗我这么久,最后还要给我最重的一拳。

米歇尔的眼泪糊在一片黏稠的血液里,他苍老的眼角狠狠皱出一个破碎的角度,他的心疼得要命。他知道自己错的很彻底,他竟然用自己生命里的三十多年,骗了面前砸他的人的一家。

他放下酒瓶,踉跄着倒退几步,说,你去包扎一下吧。

然后苦笑一声,之前我每次受伤,都是你帮我包扎,所以,对不起,我不会包扎术,还得是你自己来,爷爷。

米歇尔闭紧了眼,拂去蒙了一头的血和泪,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声线一如往常地苍老、颤抖,说,少爷,不麻烦你了。

米歇尔再也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寺井黄之助再也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可是之前的17年里,有绝大部分的时光,这个老人都陪着自己。之后,在自己被打击得最最体无完肤的时候,这个人也在,只不过站在敌方那里。

那种感觉就像,突然逆着光,他的面目终于被自己看个清楚。

米歇尔走了之后,他坐在三十二层冰凉的地板上,看落地窗上,哭泣的雨痕。



<2>

他终于想起来要回家一趟,于是一点不使劲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改变了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地整理好衣服,摸摸口袋发现墨镜已经被自己捏坏了,同时发现捏墨镜的手全是血。他哈哈笑了一下,心想,好呀你,出门就低着头走吧,看看能混过去么。

坐着专人电梯下到一层,他把脸沉沉低下去全程躲避一路的摄像头。

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原本他可以对着近在咫尺的摄像头笑得张狂。现在他把自己埋了起来,鼻尖有若即若离的苦涩。

那人看着好眼熟。有路人议论。

他知道那些议论他的人脸上表情的所有细节,他知道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个。

真的好眼熟。又有人说了。诶,他不会是黑羽快斗吧。

啊?你说那个罪大恶极的怪盗基德吗?有人的声调一下子提高一个八度。天哪不会吧!

他想象得到,那种表情。惊慌中带点厌恶的,鄙夷中带点蔑视的。

诶,你们两个男生去拦住他。我打电话。有人说。

他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直到自己的身体撞在一个男人的拳头上,他才停了下来,胸口钝痛。

还真是!还真是!面前的男人高兴地大叫。别打电话了亲爱的!赶紧过来吧,好不容易见到的!可别放过他!

这种败类,全民族的叛徒!今天老子不打死你!

他只向男生回手,打得两个男生龇牙咧嘴。几个女生看见愤怒极了,有一个混乱里拿出一把美工刀,深深地捅进他的身体里。

呀,不好。黑羽快斗对自己说。绅士被逮住了。

他捂着伤口站了一会儿,几个人看着他手里滴落的血纷纷散去了。他等待着,果不其然,没过五分钟,警车就来了。

他放弃了反抗,被押上了车,然后放心地晕了过去。那一刻他脑海里想到了很多很多人。

没关系,很早之前他就不会反抗了,在他发现自己的命运是多么的可笑之后。



<3>
你们说,怪盗基德会不会这么被我捅死啊?刚才手握美工刀的女孩小心地问。

不会吧。她的男友撇撇嘴。这贱货,当初警方逮捕他时开了好几枪呢,还不是让他跑了。

这次就跑不了了!另一个女孩说。我早就叫了警察!

好哇小妮子变聪明了!男人大笑。咱们可就是英雄了,为国除害!

就是!这贱货,当初亏我那么喜欢他,没想到居然里通外国,偷珠宝和名画只是哗众取宠,窃取国家机密才是他的工作。女孩越说越气愤,几乎停不下来。居然偷了机密卖给别国,让我们国家遭受那么大的打击!真不愧是国际通缉犯哈。

还和恐怖组织有联系,一身白衣的怪盗,居然是黑衣组织的成员。哈哈,笑话啊!

太可恶了我真恨不得活剥了他,真是笑里藏刀的角色!

几个年轻人越说越多,最后他们的话越来越难听。

在他们与一个墨镜少年擦肩之际,他们没有看见那少年澄澈的眼眸里,映着夜月的伤痕。

怪盗基德啊,你在人们的心里,已经是这样的垃圾了吗?

工藤新一垂了头,他内心阵痛。前一阵子的事改变了他们好多人,他们再也不像往日那般骄傲,他们也曾一度失去信心——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工藤新一心里也是有小庆幸的。

兰没有事,贝尔摩德在开枪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曾经,竟然犹豫了一下,让兰躲过了一劫。感谢上苍。

不,感谢兰的善良。

但是善良,有时候也能要人命。比如,怪盗基德的青梅竹马。那个女孩子当初义无反顾地扑向坐在地上簌簌落泪的受伤少女为她挡枪,却不料前胸后背各中一枪。

落得现在,昏迷不醒的状态。手术可以治疗,但是却没有钱。她的父亲在警局里被开除,一家人没有收入,之前的存款也不多,黑羽快斗更是根本没有积蓄(一个偷了就还的小偷你指望他有什么钱),以他们的身份也根本募不到款。——要不是医院医者仁心,都不一定接收中森青子入院。还有瞎了的白马探,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这算什么。我们最终落了个什么下场?

可上天就爱作孽。



<4>
呦,醒了。

一动弹就听见耳边又粗重的喘气声和美式英语,他接着就明白自己在哪里了。好嘛,自己都罪大恶极到不用审就直接关进监狱的地步了?

好像是这样的。他睁开眼的前一刻又模模糊糊想起来。几个月之前,自己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时候,曾经被米歇尔秘密带去某个地方参加过对自己的审判,自己一身伤没法辩驳,于是那个庞大的罪名彻底被自己坐实了。

很好。里通外国泄露国家机密罪。都不用盼着自己多活两年。

没想到天看自己造化不够,连死都不给个痛快,还把自己弄到这个鬼地方来。

美国某市郊监狱,肮脏又混乱,早有耳闻。

他干脆闭上眼,却被一桶冷水泼醒。

装什么晕!抬眼就看见白色皮肤的猛男一个,身上的刺青和挂饰无不给人一种他是老大的感觉。最烦你们这种半路插班的垃圾,监狱长懒得给你一个人做训导,看你是有色人种你真该感谢监狱长没有训导你!彼得,把他弄到他该去的地方。

他默默地看见自己双手是沉重厚实的手铐,脚下什么也没有却拷着折磨皮肤的脚镣,全身赤裸一身冰凉的冷水。他叹了口气,跟在彼得身后,走一步才看见腹部的伤口,还疼但是已经开始发涨,这是个好情况,说明在复原。可是在这种地方自己能复原么?

他的脚下踩的都是黑乎乎的脏水,他也不在乎了,身体脏了他已经能够完全无视,以后的日子还长呢,这才哪到哪?反正自己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在乎任何东西了。

不,除了他们。

她的手术该怎么办?青子不应该因为我这样一个混蛋而死去的。

他觉得皮肤发冷。身上的冷水开始缓慢的蒸发,这是一个磨人的过程。

接下来的日子才更磨人,他告诫自己。记忆却开始不受控制,他想起半年前自己还坐在教室里和青子打哈哈,和白马探斗智斗勇,或者是黑夜里吹着夜风在空中翱翔,躲避有些笨拙的警察,和寺井爷爷配合得完美无缺。

都不在了。青子因为保护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等着手术,白马探被人下了毒从此再也看不见,中森银三失踪无误,寺井黄之助成了敌人。

当时太过年少,低估了他。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