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除夕下午

奶奶家所在的小巷子一共七八户人家,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就住的都是老人了,现在更是只剩两三家还有人。除夕下午,我和爸爸来到奶奶家。拐进巷子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裹在长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里的女孩,她戴着羽绒服上绒绒的帽子,手里握着手机,耳机没入帽子里,整张脸都被一前一后的手机和帽子挡的看不见。我和爸爸进了屋,爸爸去帮忙忙活了,我无所事事,跟各位长辈打了招呼,就上了小屋顶。正拿着手机想拍几张逆光的矿区剪影,耳边传来一段疑似新闻播报的声音。我循声看去,是那个黑羽绒服女孩,是她对着手机在念新闻稿。是播音主持特长生,还是已经考上大学了?这是寒假功课吗?是老师布置的,还是自己练习呢?能在大年三十下午找到一条没什么人过路的巷子,看来她很喜欢这个专业了。我在心里猜了猜的功夫,她已经沿着巷子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读一会儿就看看手机,似乎是录下音来再听听自己刚才读得如何,也可能是相关的app会给出反馈。我草草拍了几张又暗又模糊的照片,就从屋顶下去,这时候不知道她已经把那份稿子读到第几遍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