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得心绞痛

奇奇怪怪

Flag

2018.9.4起我要周更12000原耽 我要重新开始写东西 尽量日更 最少每周三更

哦哦或者是同人也不一定

除夕下午

奶奶家所在的小巷子一共七八户人家,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就住的都是老人了,现在更是只剩两三家还有人。除夕下午,我和爸爸来到奶奶家。拐进巷子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裹在长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里的女孩,她戴着羽绒服上绒绒的帽子,手里握着手机,耳机没入帽子里,整张脸都被一前一后的手机和帽子挡的看不见。我和爸爸进了屋,爸爸去帮忙忙活了,我无所事事,跟各位长辈打了招呼,就上了小屋顶。正拿着手机想拍几张逆光的矿区剪影,耳边传来一段疑似新闻播报的声音。我循声看去,是那个黑羽绒服女孩,是她对着手机在念新闻稿。是播音主持特长生,还是已经考上大学了?这是寒假功课吗?是老师布置的,还是自己练习呢?能在大年三十下午找到一条没什么人过路的巷子,看来她很喜欢这个专业了。我在心里猜了猜的功夫,她已经沿着巷子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读一会儿就看看手机,似乎是录下音来再听听自己刚才读得如何,也可能是相关的app会给出反馈。我草草拍了几张又暗又模糊的照片,就从屋顶下去,这时候不知道她已经把那份稿子读到第几遍了。

随手胡写

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没任何隐喻意,就是很久不写第一人称的文章了,文笔倒退回小学生,想练练手而已。
谢谢,以下。






我邻居家有个傻孩子,其实孩子本身可能不傻,但他家长整天把他锁家里,跟他说外边全都人心险恶,不让出门。
但偶尔也带他出去的,很少很少,每次都精心打扮了,准备好小才艺,跟小区里其他家长展示一遍。
偶尔有外边小孩想去他家找他交朋友,他家长也是只让人家看客厅,其他屋子的门都紧锁着,来客在他家走到哪,他家家长就跟到哪,来客看哪儿,他家家长也跟着看哪儿。大家都觉得很不舒服。
即便如此,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他家很穷的。没什么同情,也不怎么愿意关注了。

我家长就好的多了,虽然说再小点的时候,我家也挺穷,家长也不怎么愿意让我和外边的孩子们来往。但还好这一切都改变了,我可以和小区里其他孩子一起玩一起学习了,我们还可以互相串门。虽然他们中有的人有时候会暗地里嘲笑我,但我知道自己正变得越来越好,自己在不断进步,没什么可自卑的,我早晚会超过他们!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还是照常跟家长聊一聊这一天发生的事。没想到,本来聊的挺开心,爸爸却突然告诉我,以后不要跟外边的孩子去看电影去打游戏了,自己家有电视有游戏机。
我不愿意,我说:“可你买的dvd都只是你喜欢看的,种类太少了,故事就那几种,我看了几百遍了都!”
爸爸没说话,停了一会儿,又云淡风轻地说:“我把你的家教换成你姐姐了。”
我大惊失色,姐姐?姐姐和我一般大的时候成绩根本没我好,现在上的学校也很一般,我都高三了,她教的了我?而且原来的家教真的很好,我很喜欢她,她教我的这半年,我的数学成绩明显好了很多。
“不行!现在的家教很好啊,为什么要换成姐姐?”
“你不用管。”妈妈说,“吃你的饭。我和你爸做事有自己的道理。”
我稍微心安了一点,觉得爸妈也是为我好,于是缓声问:“那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呀……”
“闭嘴,让你吃饭。”爸爸说。
我扁了扁嘴,心想,好吧,食不言寝不语,吃完饭再聊。
帮妈妈刷完碗,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悄悄凑过去。
“爸爸,究竟为什么要限制我和朋友们玩,还给我换家教啊?”我笑。
“跟你说了我有自己的道理。”
我有点无语,但耐着性子继续说:“真的,讲道理哈爸爸,我真的觉得,我和朋友出去玩没有耽误学习,看的电影也都是挺好的片子,没什么坏影响的。而且姐姐还在上学也挺忙的,之前的家教教的很不错,为什么要换呢?”
爸爸拿起一根牙签,没理我,眼睛还放在电视机上。
我叹了口气,坐的离爸爸更近了些,又要开口:“爸……”
没想到爸爸瞬间放下了牙签,怒瞪我一眼,大声说:“闭嘴,回你房间!”
我吓了一跳,乖乖回去了……
可后来,这种事越来越多了,虽然说爸爸管我是理所应当的,但我觉得,爸爸不能管的太过了,而且做事总要有原因,不能一声不吭就对我下命令啊,太不公平了!最近,甚至说除了去学校,哪里也不能去了!
我越想越气,终于给爸爸写了封长信,塞在他最近在看的书里。
第二天,信不见了,我美滋滋,心想爸爸一定是拿走好好看了,于是坐等爸爸来和我长谈。
但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像我从未写过那封信一样。
我终于怒了。
我一次又一次给爸妈写信,但下场一样,没有回音。我有机会就跟爸妈交流,但他们总是让我闭嘴,让我默默接受他们的安排。
我好累啊,我所做的都是徒劳。

这天醒来,我发现我的手机没了,日记也没了。
我冲去理论,却被爸爸送了捆黑胶带。
“让你闭嘴就闭嘴。”爸爸说,“不然自己把嘴粘起来。”
我拿着胶带,又急又痛心,眼泪早已经蓄了满眶。
我回到卧室,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眼神四处乱晃,终于看到窗外那个房子。
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我吸吸鼻子,又试图笑起来,我看到了邻居家,想起邻居家孩子从没出过门的故事,瞬间觉得自己好幸福啊。
我眼里的泪还没擦去,但已经笑了起来,爸爸是对的,我该少说话。想着,我撕下一截胶布,粘住了自己笑的弯弯的嘴。
Fin.

祝你生日快乐。

要哭了

落天下:

第四年!


今年的你已经二十岁啦,联盟第二赛季的时候只有16支战队,想必这时候叶队长已经拿下连冠啦?还有第二个MVP?好遗憾啊联盟能不能补给你一个最佳新人呀?(不


总之嘉世超厉害!联盟史上第一个连冠!值得纪念!


今年的嘉世在常规赛一共获得276分,看在常规赛只有30场的份上,平均每场比赛得分9.2分。厉害了我的叶队长,你带领的嘉世超棒的!


以后的你,也会有这么棒的队伍的。




书中的你一如既往,披荆斩棘夺得冠军。


书外的我们也一样,永远为你加冕王冠。


我最最亲爱的双生子,


祝你们生日快乐,一生无虞。





落天下:


你不知道,在你触及不到的那个世界,有几十万人为你庆生,感谢你降临于这个世上。




————————————————————————————




生日快乐,亲爱的叶修。还有叶秋,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们。


其实比起0529,我更感激0228这个日子。四年前的那天,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起点文学,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年内,强势地闯进了无数读者的心中,霸道的让我为了你,摒弃了所有其它的本命。第一次喊一个角色男朋友,第一次叫一个角色老公,第一次称呼一个角色男神,第一次去收集有关一部作品的所有周边……叶修,你带来了我太多的第一次。


全职完结周年日的时候被我忽略了,现在赶在男神的生日,有些话想一起说出来。


记得全职刚完结那会,等着国家队的热头过了,就开始难过了。书里面的叶修最终还是退役了,书外面,这个故事也走向了终点。于是我一头扎进了同人圈,不管不顾地寻找安慰和温暖。我这么执着地喜欢all叶,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节操真的很喜欢叶修,也是觉得至少在all叶文里面,大家还是连在一起的,被叶修连在一起。每个人都在,都还没有离开。甚至连叶修也没有离开。大家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把叶修留下来,把每个人聚在一起。可能是回溯三连冠时期的小队长,可能是用架空的方式,以另一种设定把王者归来的故事复述一遍。或者专注某一赛季某人与叶修之间的感情戏,再或者干脆延续原著,让叶修进了竞技局,重新在网游和联盟里搅起一片血雨腥风。


其实大家都舍不得叶修呀。其实大家都在下意识地避开了“结束”这个话题。


今年是我陪你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很遗憾的是,因为一些意外,依然没能给你送上一份完整的生日礼物。前几天整理文件夹的时候,翻出了去年那张报纸的截图,就是20万网友为叶修庆生的那篇报道。我当时被它敲了一棒子,心里很惆怅,想着今年又有多少人还会继续为他庆生呢?


我被这一棒子敲醒了,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面对其实全职早已离我远去的现实。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写了一篇无cp的生贺送给他了吧——我不想再靠原作里面根本不存在的爱情,把大家拴在一起了。他的时代,终究是会结束。他为我带来的时代,为那20万网友带来的时代,也终究会结束。我一直很舍不得他,我舍不得忘记他,但是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忘了他,就像LOFTER里面那些一夜删了账号宣布退圈的写手们一样。一想到有一天起点不会再出有关全职的周边,一想到TAG下的更新会越来越少,我就难过的不能自已。


不过我现在迈出了这一步,我决定开始正视他的离开了。以下写给叶修,写给《全职高手》,写给我自己:我曾经痴迷过少女漫,深爱过言情和穿越小说。我为了家庭教师入宅入腐,喜欢纲吉喜欢的不得了。还有黑子的篮球,每天为了看文会刷十几遍的贴吧。那时年少,我最喜欢这些作品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喜欢它们一辈子,因为我根本想象不出停止喜欢它们的理由。


结果在不知不觉间,那些书籍已经在房间的角落里落了灰。那些个让我曾经痴迷的校园言情,我连情节都记不大清了。家教传了好几次再开的消息,现在早就麻木了。黑篮完结的时候也只是扫了一眼结局,至于新篇章更是没有关心过了。


所以对你,叶修也好全职也好,我不敢说永远。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在我的心里非常的特殊。可是我知道,有一天,我恐怕还是会像对待它们那样对待你。


因此,我不对你做任何的保证。我不会发誓自己会永远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放弃去喜欢你。


哪怕有一天我忘记了你。


你依然是我生命中最为耀眼的一笔。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我早已忘记了全职和叶修的那一天,我的孩子会任性地向我要一笔钱买门票和机票。我嫌他要的钱太多,问他是什么的门票。他和我说是电子竞技比赛的门票,里面有他最喜欢的战队和选手,场面还是全息投影的,特别酷炫。我不同意,说他乱花钱,他就生气地和我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根本就不懂。他还和我说了很多让我一知半解的东西,什么技术,什么招式,什么角色,什么组合,什么队伍。他很兴奋地向我介绍起那些角色,拳皇剑圣斗神枪王,眼里的光是如此的明亮。末了,他还有些赌气地和我说,反正你们大人肯定觉得这些都是不务正业的,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他们。


怎么会不知道呢。也许那个时候,我才会缓缓地回想起一切。我知道剑影步知道雪花火力线知道Z字抖动,知道鹰踏知道豪龙破军知道巴雷特狙击,知道流云知道石不转知道王不留行,知道双鬼流知道犯罪组合知道剑与诅咒,知道嘉世知道霸图知道皇风。我不了解你说的拳皇剑圣斗神枪王,但是我了解韩文清黄少天孙翔和周泽楷。还有我最爱的荣耀第一人,永远的荣耀第一人,叶修。


这不是不务正业,不是小孩子才玩的东西。我会想起自己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庆祝生日,为一场并不存在的比赛买门票,为一本自己最爱的小说、最爱的角色,千里迢迢地赶去另一个城市,仅仅待了一天,只为了一个展子。


如果那时候,想起这些的时候,我还能够清晰地记住他们就好了。如果还能记住当初那种喜欢的心情就好了。那之后,也许我会扯着他的耳朵在他面前摊开一本《全职高手》,和他说比起老娘的男神,你的那些偶像都弱爆了。然后,转身为他定下机票和门票吧。





不过,至少今天的我、今天的我们,依然爱你。 


[中篇]嘲哳无歌03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东西……
想三刷,想看我帅猴。


↓以下

03
“那当真是孙悟空吗?”如来漫不经心,“你确定没有看错吗?”

“绝对是他!”几年来唐僧少有过如此激动,“我立刻下去了,那就是他,和三年前一模一样!他护送着另一名僧人,他看到我愣住了,他记得我!”

“一定是你认错人了罢……”

“你究竟做了什么?如来,三年前你举动诡异,悟空不见后你闪躲不定,总拿他自己选择去远方修行做借口搪塞我。现在我又遇见他,我知道事情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你说过: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唐僧走走停停,终于被闲逛的悟能发现。

“半日不见,师傅憔悴了许多呀。”悟能手拿小扇,慢悠悠的走过来。

唐僧扭头看他,眼睛中没有什么光彩:“我看到你师兄了,他在护送别人取经。”

悟能那边突然没了动静,他沉吟几秒,最后说:“看来他的劫数未尽,他的修行也未尽。真苦了猴哥。”

“他不是只要在那五百年的惩罚后安全护送我西天取经就好吗?”唐僧察觉悟能不对劲,“悟能,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执着未尝比牵挂好,师父。”悟能扯起嘴角,“这已经是结局了。”

唐僧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结局。每晚的梦靥,都是在荧荧的火光旁,都是在乌云满布的夜空下,都是在西风吹扫大地的时节里,师徒四人,有打有闹有说有笑,最后金光闪过,只剩互相之间冰冷无比的三人。

唯独他最牵挂的那个人却不见了。

唐僧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他知道这样不好,他是出家人,他是得道高僧,现在他更是活佛。即便的臭猴子当初修行得道成了佛,他俩也不可能在一起。放在普通人世间尚违背伦常,更何况是他们呢。

白天那次意外的碰面,唐僧发现,悟空没有变。仍是破衣烂衫,仍是满面戾气,仍是累累伤痕。他额前的黑气似乎更重了些,但眼神依旧纯净。唐僧看得出,他还是在尽心尽力的保护自己的这任师父。

躲在悟空身后的那位僧人似乎吃惊的很,但又立马向自己施礼。看上去比当年的自己要稳重的多。那还放心点,至少他不会像当年坏脾气的自己那样,拿出藤条狠狠地抽打悟空。想到这里,他似乎又能看到那发光的伤口了。

悟空真的喜欢自己吗?悟空真的像自己对他那样爱自己吗?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师父呀。所以凭什么奢求这些呢,唐僧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然而他也忘却了,当初那坏脾气的臭猴子比他糟糕的多,所以他不知道,三年前离开的时候,孙悟空的脑海中,同样也是这些问题。

师父真的喜欢自己吗?师父真的像自己对他那样爱自己吗?我滔天罪恶,我邪气难灭,哪怕我已受尽五百年的凌辱,我仍然是妖王,我仍然拥有妖魔的疯狂。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徒弟呀。

因此当最后,如来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修行时,他所有的怒气都被自卑击败。

但本来也打不过如来的对吧?他苦笑一声,最终还是回到花果山,等待另一位,虽无缘无分,但是如来刻意安排的师父出现。

唐僧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那臭猴子又可以喊别人师父了。

痛爱,教人悲哀……

[中篇]嘲哳无歌02

很抱歉好多天没更新,这两天会加快速度更新完结哒。
争取白天二更

↓以下

02(此章拒绝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设定哈)
那的确是个梦。

唐僧总是不断地梦见五年前的事情,那时忧虑最少,最单纯快乐,只不过每次这种梦都很短,总不如噩梦来的长。

驱魔团队任务已完成,得道高僧也已升级为功德佛。徒弟们也都沾了光成了佛,除了他。

他离开的时候留下了紧箍儿,三年了,都没曾回来过一次。比丘国城墙外的黄土翻翻覆覆似乎比当年又多了一些,上空的天夜晚虽不再有那么多乌云覆盖,但白天也不再那么湛蓝。

唐僧正在比丘国上空的云端打坐,不一会儿,悟能却上来拍了拍他的肩。

“师父,你用三年来重访当年的取经路,还不如直接找如来谈个明白。”

悟能成佛后本都不再叫他师父了的。

实际上,三年来,他走了之后,唐玄奘和悟能悟净本也没多大交集了。

悟净不爱整日待在天上,便回了流沙河,恢复鱼的形态自由自在,只不过不再吃人罢了,偶尔化成人形上天庭拜访各路神佛,顺便也看看唐僧。

悟能保持美男形态的时间因为大师兄不在而又长了一些。他总爱去玉皇大帝那边借住天庭的一处宫殿,这样离宫女和仙女姐姐们还近些,但现在六根清净,也只能远观,不可亵玩了。

唐僧自己呢?经书早就读够了,天上除了千姿百态的云霞似乎也没什么好看,十八罗汉都严肃得不得了,如来更是不爱和人搭茬,这三年,硬生生把他废话不停的毛病磨了个干干净净。

这种时候,无论是凡人还是活佛,都免不了想念过去温暖一些的时光的。

因此那臭猴子就常常未经许可跑到他梦里来,梦中他俩总是打打闹闹,用悟能悟净的话来讲,叫打情骂俏也未尝不可但师徒两人彼此虽然心知肚明,但最多也就是那次玩笑般的一个吻,毕竟还是在取经路上,道阻且艰不说,如来也时不时会窥探两眼。但好歹总的来说,这种地下恋情一般的日子,也是有几分甜蜜的。悟空原是妖王,魔力强大,有他保护,任何妖魔鬼怪都无法近身,唐僧只需要在战斗后收伏奄奄一息的妖魔就好了,如来神掌再也没被逼出来过。

八十一难之后,原以为四人会在金光中化佛,没想到如来说要一个一个来,先是唐僧,再是悟空、悟能和悟净。可等唐僧成佛后,却再也没见过悟空了。

他之前一直无法想象自己的三只妖怪徒弟成佛之后会是什么鬼样子,尤其想不到那只臭猴子的模样。会收起戾气变得乖一点吗?会研读他最瞧不上的经文吗?会乖乖整理衣衫诵读南无阿弥陀佛吗?

怎么可能呢?想到这里,他又苦笑。即使没能再看到他,他也不相信悟空会变的。

脚下比丘国的沙漠里又刮起了大风,黄沙翻覆间,似乎有几个人影艰难穿行。

比丘国和附近的人们一般不走这沙漠之地进出比丘国的,唐僧几乎天天在这里看着,也没见过多少人走过这里。

风沙又浓了些,穿行的几人脚步又慢了一点,似乎风再大就要走不动了。这时候,一阵劲风从这几人间吹出,拂去了他们面前的黄沙。

唐玄奘觉得自己真的看错了。但他真的没有。

悟空?

[中篇]嘲哳无歌 01

今天去二刷,关注了一些细节和演员们的面部表情,真的是觉得电影很用心了,竖大拇指!只不过今天一个阿姨载我去影院时途中去菜市场杀了个鸡(……),开演二十分钟我才入场😂
很久不写同人了,水平本来就不高现在一退化简直药丸,希望自己能填完这个坑顺便练一练文笔😃
以下正文,有点甜!但下章就……

01
离开比丘国后,压抑了许久的唐玄奘可算觉得找回了自己。心情一自在,看什么都觉得可爱。他慢悠悠往前走着,眼神却不自主落到了身旁扛着如意金箍棒的徒儿悟空的身上。棕红色乱糟糟的猴毛下边是深色的额头,露出一截佩戴的暗金色紧箍儿,浓密的刀眉飞拔,鼻梁如同刀削一般立体高耸,眼睛……眼睛此刻却带了点戏谑似的对上了自己的视线。
“诶,师父,闲聊而已你别当真啊。”悟空嘴角轻轻一挑,快声问道,“你究竟有没有对人家小善姑娘动过心啊?”
不知怎的,恍惚间悟空的语调竟然与段小姐重合起来。紧箍儿也变回原先无定飞环的形状。唐玄奘一时被吓得有些慌张,忙道:“当然没有!我心里只有你啊!”
对面的猴子一愣:“只有我?”
不甘被无视的师弟们立马解释了两句,孙悟空再仔细看师父。
咦,果然和平时大不一样呢,这笑也太骚了。孙悟空微微撇嘴坏笑了一下,有模有样地学起了段小姐,还趁机赏了笨秃驴一巴掌。
“你还是把金刚箍还给我吧!”唐玄宗被一巴掌打醒,又羞又臊,傻乎乎伸手去猴子头上抢紧箍儿。孙悟空这会儿心情也好,便由着他闹,俩人追追赶赶跑出去好几十米。
“沙师弟啊,你说师父一看到师兄头上那金圈就想起段小姐,日积月累的,再加上前一阵子咱们师徒演戏闹不和,会不会真的和大师兄会打起来啊?”悟能右手翘起,反手虚掩着口型,“上几次他俩打架,看着可吓死我了!”
“师兄,你好笨啊。师父不仅是危机管理学的高手好吗!师父的情商可是全方位无敌手的,你看大师兄和师父俩人乐的,保不齐一会儿就能亲上!”
话音刚落,几十米外唐玄奘一个不留意被金箍棒绊倒,一下子扑在自己大徒弟的怀里。大徒弟虽然身强体壮没被他带倒,俩人的距离可是被无限拉近了。
“还好还好乖徒儿你接住了为师,不然为师这张俊脸要是被这滚烫的黄沙烫到可真是罪过罪过了啊!”唐玄奘边说边撑着孙悟空结实的胸膛想站起来。悟空却一下子起了坏心,歪歪头圈着师父的脖子把他按在怀里,说:“我倒是更担心你脑子里进了沙!”
“嘿!你个臭猴子!你放开我!”怀里的小和尚挣扎着又要站起来。
而孙悟空的注意力却莫名其妙放到了师父微微发红的耳朵上,不经意喃喃:“有点可爱……”
“???”师父听了如遭雷劈,用力一挣终于离开了他的胸膛,一边整理衣襟一边紧张兮兮地吐槽,“臭猴子怎么跟师父说话呢!师父是长得英俊潇洒了些,但你怎么能用可爱来形容我呢?你应该说我这是风流倜傥……”
这边话还没说完,孙悟空右手一甩把金箍棒缩小丢进耳朵,左手已经揽住了小和尚的后背,恶意地凑近那张白嫩嫩的脸,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狠狠吻住了对方的。

“师父,怎么又是我打水呢?你怎么总是认为我应该去打水呢?这种想法不好的呀师父!”悟能贱兮兮凑过来,似乎语重心长地说,“你也让师兄打一次水嘛!”
“不行!他得罚跪!”唐玄奘皱着眉头,暗暗瞄了一眼还在石头地上跪着的大徒弟,忿忿地抿了抿嘴。
“诶呀师父!师兄都跪了半晚上了,那么硬的地,明早怎么赶得了路啊!”悟能又凑近师父一步,唐玄奘翻了个白眼侧了侧身,“再说了,不就亲了你一口嘛!你又没被怎么样!之前你天天晚上抱着大师兄来回摸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什么嘿嘿嘿。”
“我!……我那是睡着了,我是有意的吗?!”唐玄奘说着说着红了脸,似乎脑海里有了些画面,“这臭猴子跟师父没大没小,我罚跪都算轻了!再说他可是妖王之身,跪一晚上又伤不了他!哼!”
“谢谢师父关心!”远远传来孙悟空懒洋洋的声音,“徒儿不得不说,师父你好美味啊哈哈哈!”
“你!”这下和尚又被闹了个大红脸,起身走了,刚躺下想不理他们直接休息,却还是没忍住用没好气的声音喊了一句,“臭猴子你赶快滚去睡觉吧!想到你在后边跪着看着我我就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谢师父。”孙悟空起身,哪怕跪了半宿对他来说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找了根小树枝叼上,找了个空地枕手看天。
看着看着,就想起沙漠里那个吻。
一时冲动真是个好东西,师父的吻原来这么甜啊。
不自觉习惯性挑起嘴角,说出来的话里也带了笑意:“师父,安心睡吧,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
“我说护你一世周全,便一定当真护你一世周全。”

没忍住,唐玄奘悄悄上扬了嘴角。火光映着他的笑容,一切都不真实地像个梦。

孙唐/空奘 [短篇]不必在乎我是谁

写了仨小时,但还是写的不知道是个啥好气哦……果然很久都不写东西不看书了这样不好……但看完伏妖篇忍不住被炸出来了哈哈  小短篇超级短一发完结 白天去影院二刷 希望能炸出来一些灵感( ^3^ )╱~~ 





小善死去的时候,躺在唐僧的怀里,皮肤变得透明,眉眼没有波折,苍白纯粹。孙悟空在远远的后边看着,隐隐地能听到他俩的对话。
“如果我能在你的心底留下一点点的记忆就好了。”小善微笑,眼睛已经逐渐失焦。
一袭白衣的师父紧张地回头看他,他心底一紧,有点害怕,嘴上却抓紧道:“你自己做决定吧,免得回头再说我杀了你的妞。”
然后转身离开,被自己一把揽住脖子的二师弟一脸惊愕:“师兄,你……”
“我怎么了我?赶紧走!”孙悟空撇撇嘴,却没看他。
“你……”悟能扭了扭脖子看了一下搭在左肩的那只猴爪,有着尖利的指甲,把后半句又硬生生吞回去。
他在发抖。
孙悟空自己也知道,他不敢听到自己的师父接下来要说什么。
能说什么呢?要么是他也喜欢小善,要么是他心里只有段小姐罢了。

在河口镇的时候,他配合师父演戏,魔化成巨兽,屠尽整个村子的“村民”。师父演的也十分逼真,说他只会害人,冲他扔东西。不过当师傅还瞪着眼痛苦地大喊:“是不是我喜欢的人都会被你杀死!”的时候,太真实了,真实到东西砸在自己身上都变得没有感觉,只觉得心底似乎有一根针被人拨弄了一下。
“我以为你真把我当兄弟。”他说。

后来大战九宫真人,他和师父都没有精力去想更多了。他习惯了保护他的师父,身娇体弱,傻不愣登,白白嫩嫩,谁都想吃一口的师父。
师父其实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很厉害的,也很聪明的。一记如来神掌,师父从汹涌海水中飞升上来,周身泛着圣洁的白光,孙悟空都快不认识了。等到佛祖后来收回了九宫,之前的师父才慢慢回来了。
他更倾向于师父心底只有段小姐一个这个答案的,相处日子不算很长,但他很了解师父多喜欢他的段小姐。的确,他师父的答案也正是这样的。他才知道,自己似乎不愿意只把师父当兄弟了。
之前,师父跪在地上用力扇自己巴掌,虽然按师父的设计,他早晚也得原谅他,但平日里师父那么欺负他他只能忍着,就冲这点他也应该趁机偷偷高兴的吧,但他没有,原谅师父的时候他莫名其妙地温柔。
之前,师父夜里梦到段小姐,误搂住了自己使劲撩拨,他气得捏碎石头,却没有一把推开他。
之前,师父被蜘蛛精联手围住困在半空中挣扎,他解开层层蛛丝,明明可以顺手把师父往下一抛,却舍不得似的非要单手拖住。
那时候……师父还在自己怀里啊。
算是正常师徒吗?哈哈。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嘴角上撇,转头看师父,巧的很,师父也看着他。
他要忍不住了,终于问:“你心里,真的喜欢过小善吗?”
瞧自己啊,胆小的很,堂堂齐天大圣,还要拿别人出来挡着。
“当然没有啦,我的心中只有你啦!”

时间在这里停住就好了。他感到胸口炸开,猛地瞪大双眼:“只有我?”
师弟在后边插嘴了:“师兄,是因为你的头箍,师父又把你当成段小姐了!”
那也挺好的。在他突然听到那句告白,即便不是给他,他竟然都觉得心满意足。
因为只有他可能听得到师父的告白了。
以后一定还会有的。
会有给自己的。

师父嘴角带着宠溺笑着,透过他看在另一个人身上。
他一贯地邪笑着,直直的只望向他的师父。
一定。

估计会有很多人觉得是堆出来的 但其实不是呀 但是字体和排版真的是烂透了哈哈哈